西安物流公司

當前位置: 首頁 > 物流知識

貨運物流運營成本上漲

029-86696906——貨運物流運營成本上漲

林楊是山東一名貨車車主,他的半掛車掛靠在當地一個汽貿公司,上的是公司“戶口”,但具體經營業務還是由林楊負責,自負盈虧,每年需要通過掛靠公司買貨車商業險,以及自行完成貨車的上線檢測、二級維護和年審。 
  林楊說,他們家鄉很多人都在從事貨車物流生意,單是他所在的一個有著50多萬人口的縣城,就有900 0輛左右的重型半掛牽引車。他們主要進行煤炭、大理石、地板磚、蔬菜水果等整車貨物運輸。 
  “前幾年還行,這兩年車太多了,掙不了多少錢了,自己會開車還能省點,全靠雇司機的,除掉開銷能剩錢就不錯了,很多人才買了幾個月就要賣車了。”林楊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一年四季錢難賺 
  像林楊這樣的小成本創業者,當初看中的是貨運物流並不高的進入門檻,但近幾年經營成本上漲,國內很多工廠遷至海外或者減產停產,貨車數量正在逐年增多,貨運行業的生存空間進一步壓縮。 
  春天至夏天這段時間,林楊從濟南、青島、淄博等地的配些大理石、地板磚、鐵粉等,將整車貨物運到山西或者內蒙古,再載煤炭回山東。“賺錢主要就是靠載回來的煤炭運費,去時捎貨賺的錢還不夠油錢和過路費。”林楊說。 
  市場好的時候,來回一趟載40噸左右的炭,能進賬一萬多元,但金融危機以來,來回一趟連八九千元的營收都難以保證,成本卻一直在上漲。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每月要給雇用的兩個司機發工資,每人每月6500元,加上食宿、油費、過路費、車子保養等開支,在沒有違章罰款和不算折舊的情況下,每月成本要3萬多元。林楊的車每月來回3~5趟,“載3趟就虧,4趟勉強保本,5趟才能開始盈利,錢的確太難賺了”。 
  冬天的錢一樣難賺。冬天北方經常下雪,林楊就帶著他的車在山東、廣東來回跑,從山東載白菜、土豆、花卉等到廣州和周邊城市的蔬菜、花卉市場,再從廣東運橘子、四季豆、青椒等到山東。 
  林楊說,從山東臨沂載一車花到佛山南海花卉市場,載貨28噸,全程約2000公裏,35小時到達,裝貨半天,卸貨半天,總運價是12000元,其中要支付配貨站中介信息費300元,過橋過路費3661元,油費5100元,吃飯、住宿、停車680元,在沒扣除司機工資、車輛磨損折舊、車子保養、維護、保險等其他費用的情況下,跑一次能盈餘2259元,也就是說需要來回跑3趟(6次),收入才夠支付兩個司機一個月的工資。 
  成本之外的艱難 
  林楊的經曆多少反映了當下整個物流行業運行增速趨緩的現實。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此前發布的《2012年中國物流業發展回顧與2013年展望》指出,經濟運行中的物流成本依然較高。2012年全國社會物流總費用約為9.4萬億元,同比增長11.4%,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約為18%,同比提高0.2個百分點;與此同時,2012年物流企業人力成本平均增長15%到20%,燃油價格則相當於2000 年的3倍左右,過路過橋費占到運輸成本的三分之一左右。 
  除了成本居高不下、利潤微薄,林楊表示,承運方在市場競爭中所處地位也十分被動。有一次,林楊從肇慶載橘子到青島去賣,賣了4天才賣完,在此期間一直無法找尋其他貨源。本來合同約定貨物到達後在車上兩天內賣不完可以卸貨,可是貨主擔心卸貨後橘子不好銷,堅決不卸貨,又不願意補償誤工費,便又多折騰了2天,導致食宿費用增加,周期拖長。 
  “這種情況還好,還有更難受的。”林楊的司機老王說,“在去山西和內蒙古的途中,經常會遇到塞車,有時一塞就是好幾天,大家隻能打撲克消磨時間。此外,路上經常遇到搶劫的和找事的,上車就要錢,不給就打人。很少沒有挨過揍和受過欺負的。” 
  “這輩子也就是我幹這行,我的孩子以後打死也不讓他再幹這行了。”說完,老王沉默了一會,噓了一口長氣。 

 

更新時間:2013-03-30 15:47:52  【打印此頁】  【關閉
  • 西安到福建物流,西安到廣州物流,西安到廈門物流,西安到深圳物流,西安到東莞物流,西安物流公司,西安貨運公司,西安貨運專線,西安貨物運輸專線
  • 公司地址:西安市三橋鎮天台路朱宏物流園內
  • 手機:18700414963 E-mail:xarl_56@163.com
  • 西安網上百家樂物流運輸有限公司專業承接西安到福建廈門全境物流貨運,西安到廣州深圳全境貨運物流